北京pk10完整走势图这么看|北京pk10两平台对刷

江西余干湯源村,讓每一縷鄉愁,都有處安放

十里風荷 陋室陶居 鄉愁書屋 三清媚文學莊園 翠竹林

上饒

首頁 > 鄉村小鎮 > 目的地 > 上饒 > 江西余干湯源村,讓每一縷鄉愁,都有處安放
吳此人z
訂閱

行者/撰稿人/攝影師; 微博:吳此人z 微信:191898535

分享到朋友圈,看看你的微信影響力有多大?

分享此頁至

復制成功,去粘貼吧

本文內容相關目的地

  • 上饒

  • 鄉村小鎮湯源“鄉愁”村,在這里品記憶的五味。
  • 賞花每年夏季-中秋,十里風荷裊裊婷婷,賞心悅目。
  • 泡書店三清女子文學基地所在地,幾萬冊文學藏書,讓人盡情遨游。

一、湯源

我的童年是在城鎮里度過的,很早就見過鋼筋水泥、人來車往。早些年看書,特別羨慕別人的記憶里有星空下的麥垛,有下了雨后泥濘的小徑,有夏日里涼爽的小河流——我的小河離住處有些遠,和同伴游過一次差點溺水,之后便再沒去過。

9月的第一天,江西上饒余干縣楊埠鎮,陰雨中的旅行。車子載著5個同伴,沿著新修的柏油路拐進一個幽靜的村落,老舊的木牌上刻著“湯源村”三個字,周遭有些青草的香味。

“湯源村!”我們幾乎時異口同聲地喊出口,這個有趣的名字,我們曾經在網上見到過多次,這次算是慕名而來。我們七嘴八舌地討論這個名字的來源,比如“湯源”與“湯圓”之間的聯系,“湯源”是代表“溫泉”的“源頭”等等……

二、茉莉莊園

帶著這些疑問,我們經過一片開滿花的荷塘,來到三清媚文學莊園。莊園不大,兩室一廳一廚一衛,大廳為寫作營之所在,由拱形月洞門分隔成內、外兩間;兩間客房鋪著涼席,裝飾素雅,正對窗外的草色蟲鳴;廚房位于院子的棗樹下,用作準備簡單的茶歇小食。

莊園里主事的姑娘,名叫茉莉。18年7月,隨著湯源三清媚文學莊園的建立,她加入了三清女子文學團隊。經過“文學貼著地面走”的熏陶與鍛煉,將鄉土情結、人生百味更富生命力地表達出來。

茶過三巡,雨水漸收;我翻開茉莉的散文小冊,接連讀了《旗袍映襯茉莉香》與《父親已在遠方》,得知她的故事,卻早在2014年前就開始了。

早年間茉莉隨夫去杭州打工,14年喜懷二胎回湯源待產。而人生事喜憂參半,同年公公罹患尿毒癥,血透與用藥用盡夫妻倆多年積蓄,負債累累。次年茉莉父親更是因釘模板不幸墜樓,痛苦而去,個中細節,不忍重述,令人淚干腸斷。

茉莉在文中描述:“叔叔是聾啞人,叔叔家中里外事都是爸爸幫他打點。走在墳腳下,見叔叔在爸墳前嚎啕大哭,叔叔無法言語,只能用哭聲表達悲痛……”

我合上冊子,悵然若失,卻見茉莉端著木制托盤走進大廳,招呼我們品嘗她剛做好的湯圓。

“湯是取古井泉水,餡是用農家芝麻,糯米皮手工包制;三朵茉莉,三粒枸杞,三顆湯圓,一勺蜂蜜,每天20碗,多的沒有哦!”

“還真的有湯圓!”我見茉莉的笑容,舊事的愁云早已散開,我便放下冊子,與她聊起生活的現狀。

“現在我在三清媚文學莊園上班,有工資不用出去打工了,還可以照顧公公和孩子的學業。” 
“小孩在湯源小學,我監督他的學習,還有課外的閱讀。成績提高了很多。” 
“我原來是貧困戶,現在通過文學脫貧了,這里經常來一些名作家,我也在不斷學習。”

還聊了許多瑣碎事,譬如門口的流浪貓舍、院子的棗樹、自制的南瓜干零嘴等等,唯獨沒問湯圓,因為我經已明白,湯圓代表團圓,而茉莉對于未完成的子女之愛,轉移到了照料公公的點滴日常中。制作者與品嘗者,各有自己的故事,這一碗一勺間,產生了對鄉土的情愫。

我咬一口湯圓,較量過表皮的韌性,才能品嘗到它內里的甜蜜。我大概懂了,這也許就是茉莉的鄉愁。

三、翠竹林

青石板路的盡頭是鄉愁書院,夾道而生著層疊的楠竹林。漫步其間,恰如進入某個避世之所。

中國十大竹鄉,江西福建各得其二;對于竹子,贛閩人民有著相似的情感。人們愛它的剛直不阿,不作媚世之態;又自強不息,虛懷若谷,頗有君子之態。

看過竹編燈籠與竹椅竹簾,我和三清媚的秘書長戴戴,聊起了舊時的竹蜻蜓。戴戴年長我10歲,孩童時的玩具卻也相同。

我們將做好的竹蜻蜓搓柄,用一根棉線井繩狀纏住,后插入一支不大的竹筒中,竹筒一側開口,棉線從開口處引出,栓在短棍上用力一拉,竹蜻蜓應聲而起,比用手搓的蜻蜓,飛得更高。

那時小虎隊在歌里唱道“我們都已經長大,好多夢正在飛,就像童年看到的,紅色的蜻蜓。”記憶中能比竹蜻蜓更高的,只有天空中的飛鳥。

而戴戴的前半生,也隨著一聲鳥鳴,滿懷憧憬地開始了。

那是百鳥之王的聲音,鳳凰光學,老牌國企,上市公司。珠海,中上饒,“革命工人一塊磚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”與所有年輕人一樣,她飽含熱情地投入到工作中。

二十年光陰流轉,從堅信自己能夠改變世界,到被環境所改變,通常要耗費一個人所有的青春年華。回首最初的堅持,也逐漸在前進中迷失了方向。

人生有幾個二十年?戴戴在《別擔心,我很好》中寫“我藏起那份可笑的愛戀,在一個陽光很好的日子,我頭也不回的離開。”

人間沒有那么多為什么,若有,就是倦了。

劉敏中《鳳凰臺上憶吹簫簫》:“千古虞韶,鳳凰飛去,太平雅曲誰傳。有碧瓊霜管,猶似當年。”

帶著些許白發,心中仍是那個少年。她終于可以大膽地去愛馬拉松、愛登山、愛文學、愛寫作,去做那個最真實的自己。

記憶中的那支竹蜻蜓落下了,落在了美麗的上饒,落在了柔軟的三清媚。不貪戀紅塵,只縱情野;我大概懂了,這也許就是戴戴的鄉愁。

四、陋室陶居

陋室光線昏暗,一盞燈如燭火幽幽暗暗,蓬草門、卵石路、陶罐、瓦房、矮石墻描摹著寂寥的意向。這里盛產陶土,故燒制陶器就成了自古以來村民們謀生的手段。

陋室門前有一古井,側面有制陶、燒陶的工作間,到了清朝中后期,制陶工藝達到鼎盛,這里也算是余干知名的民窯。但不知何時起,這些民窯就著清朝國運敗落的洪流,逐漸沒落了。

隨著近年湯源村秀美鄉村建設,陋室又擺放上了從村民們家中收購的陶器,水缸、酒甕、花盆、茶器這些老物件,回到了同樣古老的木制的條臺上,萬字格門窗灑下來的光線中,跳躍著一些歷史的灰塵,土墻上有一道道凝固了的水痕;昏昏暗的燈光一照,仿佛走進了一百多年前的那個老陶窯,一切都似曾相識。

大廳的布置與寫作莊園如出一轍,以竹、木、陶為主,古樸素雅。殘藕、干花枝、雛菊做些點綴。燒一壺水,沖一盞茶,寧靜的時光總是短暫,但上一秒與下一秒之間卻似乎相隔著永恒。

嘴里翻滾著茶香,我想起好友大衛,我們是在徒步墨脫的時候相遇的,然后一起走過了小半個中國。陶器是他的心頭所好,不僅如此,他還愛茶、愛古董、所有的老物件。而且他十分愛閱讀,在路上的時光,他總是買上幾本書,看完之后寄回家去。——和這里的調性相當契合。

記得在青海湖邊的草原,我們拿出陶制茶具,半餅南糯古樹茶,那晚的夜色深藍純凈,陶壺里的水沸聲聲迷人,天似穹廬,籠蓋四野。用他的話說,就是“美極了”。

結束旅行后,他送我一本賈平凹的《自在獨行》,我送他一本畢贛的《路邊野餐》。他給我傳過他家的圖片,幾十上百個陶器,儼然一個博物館。不僅如此,我還看到了他說的保南紅、玉石蜜蠟、核桃菩提等等,都是他的心頭所好。

大衛在回憶那段行走的小文《三人行》中寫道:“我們把時光揉搓成了水,又讓水從指縫間流走,我們去了察卡,柯魯克湖,德令哈,敦煌,我在想,旅行帶給了我們什么?它不是避世,我們只會獲得短暫的平靜,最終我們還會回到生活的旋渦中去。”

我知道,大衛離不開那些老物件,更離不開那個美滿的家庭。我仿佛看見拉薩仙足島的客棧的那個午后,我倆人手一串金剛菩提,用毛刷刷著,他和我講他的老家貴州六盤水、新家云南曲靖,在兩個房子里都有一片區域,陶器、老茶、古董、藏書,他與朋友把著陶盞度過的閑暇時光。我大概懂了,這些老物件,也許就是大衛的鄉愁。

五、湯源之名

天又下起了小雨,在室內坐了一會,我們的話題又圍繞著“湯源”的名字熱烈起來。

我們又做了一番推斷,但都沒有準確答案。這里依傍水,是楊埠十六村之一,關于這里的史料少之又少,我們只知道這里曾經有過“北陶村”、“百家窯村”的稱謂,至于什么時候改名“湯源”也不得而知,更不知為何了。

我的老家也有更名的經歷。據明清時期的族譜、民國時期的地契,都為記載“霞洋”,因村落朝夕常見彩霞而得名。解放后,受漢字簡化改革影響,人們用“下”字代替了“霞”字,又添加了一個尾音,為“下洋尾”。

這樣的更改,不僅失去了原有地名的美感,還產生了啼笑皆非的歧義。我父親近年來一直記掛心間,并與村民們商議一致通過后,于18年8月8日向鄉-縣政府提交了更復原名的報告。同年10月19日,縣政府批復同意更名的文件。

由于父親近年聯合幾位鄉賢共同重修祖祠,有民眾基礎,所以更名的流程非常順利,就這樣,在村口終于立起了以“霞洋”為地名的村名石。

父親即將退休,他有更多的精力花在他的故鄉。為村里修建停車場、老人活動室的設想也在一步步計劃中。父親少年進縣城求學,而后我便生長在縣城,并未在老家久居。未曾想過他對故土有這樣的情愫,讓我敬佩。

父親在《重修霞洋吳氏宗祠碑記》中寫道:“霞洋吳氏,脈從渤海。…………斯此,先祖靈爽有托,后裔祭拜有堂,族眾咸集有場,舉族欣然。”

我送父親一本陳忠實的《白鹿原》,說要當鄉賢,可以學學白嘉軒。父親笑笑,只是看著村口的那塊石頭,對于這片土地,他定有自己無法言說的情感。我大概懂了,這小河里打撈起的石頭,也許就是父親的鄉愁。

六、酸棗樹

走出陋室陶居,遇到一位摘棗的姑娘。她說這棗叫做“龍棗”,我沒聽過,但看著挺熟悉,嘗了一顆,那酸爽勁頭,讓我想起,這不是酸棗嗎?是的,龍棗酸棗鼻涕棗,說的都是這貨。

那一樹的酸棗,與我童年的記憶太有關了!在外婆家的邊上,便是一棵十幾米的南酸棗樹,據說樹齡有上百年。與北方的帶著刺的灌木酸棗樹不同,它顯得有些高冷。一到初秋微風吹來的時候,一樹微微發黃的果實特別惹眼。

由于這不是在農村,所以野生的果實并不常見,我便等不到它完全成熟,就用長長的竹竿頂端破開,再用短棍支起成“丫”狀,再爬到樹的第一個分叉,用竹竿把它們一小簇一小簇地絞下來,很有成就感。

沒有完全成熟的酸棗真是酸到極點,消滅這些戰利品并不容易。常常是棗子在口腔里打轉,眼淚在眼眶里打轉。這樣三番兩次與舌頭的廝磨,讓滑溜溜的棗核就不小心滾進肚子,而后用了很長時間擔心肚子里會不會長出酸棗樹來。

中秋過后酸棗逐漸成熟,晚上在院子里乘涼,搖著蒲扇躺在竹躺椅上,耳邊聽果實啪嗒嗒地掉。但那個時候我是肯定不會去撿的,口中說的是“掉下來的棗子沒有靈魂”,心里卻想著被那口酸爽支配的恐懼。

但每年的秋天,我都會再次嘗試一下它的味道。從此也知道了自然界有豐收年,也有欠收的時候。直到高中時期,它慢慢地就越長越少,長輩說它快走到頭了;再后來工作以后某一天,回家發現視野開闊了許多,才得知它被砍掉了。我大概懂了,當時我那一股莫名的憂愁,也許就是我的鄉愁。

七、再談鄉愁

道路的外側是十里風荷,荷花開得正艷。又是一陣雨點,我匆匆與茉莉道別,哦,突然想起一件事,我母親的網名一直叫做茉莉,也許茉莉對于母親來說,也是年少時一段難忘的記憶呢?

相裕亭在《村路像條河》里寫道:“我知道地球上并非所有的河流都通向江海,但,我堅信每一條河流都在孕育它兩岸的禾苗與牲畜。”同理,雖然看過許多近現代描繪故土的書籍,但我們這輩的記憶,并不都指向與淳樸農村;相反的,一顆酸棗、一個陶罐、一碗湯圓,都可以作為你記憶的載體,而這種記憶,我們叫它“鄉愁”。

所以很多在異鄉打拼的人們,總會在周末開車遠離城市,尋找像湯源這樣的村莊;而這些“湯源”們,總能不負所望地,讓每一縷淡淡的鄉愁,都有處安放。

貼士

我采集了關于上饒的旅游靈感,這里適合與所有人共同體驗。
全年來玩最佳。
上饒

樂途旅游網與樂途靈感旅行家:吳此人z 發布:2019.09.10

鄉村小鎮 賞花 泡書店

?
0+1

您已經喜歡過了~

已釘到靈感墻

釘到靈感墻上

  • 創建新靈感墻

    該靈感墻已存在

    0/10
    僅自己可見
確定
?

更多上饒的靈感

3條評論

回復 MayoginToAction入夏請問夏天去哪里好玩?×
需要登錄才能評論,馬上注冊 寫下我的評論

0/140

?

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

更多 鄉村小鎮 賞花 泡書店 靈感

發現更多靈感 鄉村小鎮 賞花 泡書店

靈感文昨日閱讀量排行|月度閱讀量排行

官方微博

北京pk10完整走势图这么看 七星彩奖表 彩票单双大小规律贴吧 彩神幸运飞艇平刷冠军 老虎机app自助领取彩金38 限红是什么意思 足球计算器 足球14场胜负彩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五星龙虎 大乐透预测最准十专家 五人炸金花技巧 网赌AG作假截图 pk10新四码1234定位 dnf怎么搬砖挣钱 天天棋牌下载 聚富影视软件下载 最精准专家双色球荐号